二战真英“熊”:抽烟喝酒有正式军籍 毫无畏惧穿梭战场

1942年,一支身处在伊朗的波兰军队在行军的时候无意中发现一个小男孩带着一只熊。这只熊的母亲被猎人杀死,后来又被小男孩在山洞中捡到。而这群波兰士兵看着那只只有八个星期大的棕熊很可怜,所以他们就一起出钱将这只小熊买了下来。

士兵们将这只熊买下来之后就带入到军营之中,并且给这一只小熊取名为沃尔泰克。而对于曾经在西伯利亚历经苦难的波兰士兵们来说,这只充满活力的小生物给他们增添了许多快乐。波兰士兵们从自己的口粮中剩下来喂养沃尔泰克,而随着沃尔泰克的身体的逐渐长大,它的胃口也越来越大。

沃尔泰克吃东西时的憨态总是能让士兵们捧腹大笑。甚至有一次部队休整举行酒会,士兵们给小熊一瓶啤酒,小熊居然喝了下去,坐在地上舒服的闭上眼睛。而后来,在士兵们的忽悠下,小熊居然学会了抽烟,并跟人类一样享受吞云吐雾的快感。沃尔泰克成年后它的体重达到113公斤、身高1.8米。但它依然性格温和惹人喜爱,而士兵们把它视为行军的战友而不是宠物。他们和沃尔泰克一起分享食物,同睡在一个帐篷里。沃尔泰克最喜欢的游戏是和士兵们摔跤,每次要三四个人才能勉强和它对抗。

和士兵们朝夕相处的日子里,这只熊学会了许多人类习性,或许已经把自己当成了一个人。士兵列队行军时,沃尔泰克会像人一样直立行走跟在后面;连队驱车前进时,它会乖乖坐在汽车前座。这样一幕常会引来路人惊愕的目光。

1944年夏,波兰军队被派往意大利,协助英军攻打阿尔卑斯山的蒙特卡西诺修道院。由于当时英军有严格的规定不准把动物带到战场,而波兰士兵为了能够与沃尔泰克在一起,因此就为沃尔泰克申请了军籍。波兰军队高层在接到这样奇怪的请求时竟然也同意了,沃尔泰克不但被征召入伍,而且还被授予二等兵军衔。不仅如此沃尔泰克还有身份编号甚至是工资本,可谓是证件齐全。而英国军官看到一只熊的各种资料时,也无奈的耸耸肩允许其通过。

1944年,在激烈的卡西诺战役当中,由于炮兵与炮兵补给部队脱节,友军之间有一道敌军封锁线,士兵想要将炮弹送过去势必冒着极大的风险。然而熊大兵沃尔泰克却不怕这个,它扛起炮弹箱就冲了过去。沃尔泰克在丛林里的越野能力可不是盖的,熊的天生优势使得它出色的完成弹药运输任务。

后来沃尔泰克一直在前线从事弹药搬运的工作,并且它一次都没有把运送的货物失手弄掉过。而沃尔泰克在战斗中不仅仅是完成了任务,更是鼓舞了士兵们的士气。当时在炮兵阵地的士兵们都满心期待着熊大兵沃尔泰克带给他们成箱的弹药和胜利的希望。尤其是穿越火线时不放弃任何一个弹药箱的神态,被当时战地记者深深的印刻在脑海里,战役结束后,一只棕熊抱着弹药前进的标志也成为了第22炮兵运输连的连徽。

由于在战斗中的出色表现,熊大兵沃尔泰克被晋升为下士,并奖励了它一箱啤酒。而它也不吃独食,像个真正的士兵一样将啤酒分享给战友们。后来二战结束之后这只波兰军队便被解散归国,而沃尔泰克也面临着退役的命运。沃尔泰克退役后被留在了苏格兰爱丁堡动物园度过自己的晚年生活,爱丁堡动物园得知沃尔泰克的事迹后大为惊叹,并单独给它安排了一间独立的展室,让他舒舒服服的待在里面。

在战争结束后的十几年间,曾经的战友都陆陆续续的看望他,而萌萌的大熊也能听得出,认得出当年一起战斗过的士兵们。1963年沃尔泰克在爱丁堡动物园去世,享年22岁。后来沃尔泰克的英雄事迹被人们记录了下来,在爱丁堡动物园,伦敦帝国战争博物馆,波兰克拉科夫,加拿大都有着他的铜像—一只抱着炮弹坚定前行的熊

二战时期的特殊英雄:一位真正的“熊大兵”!

在那个朝不保夕的战争年代,这只小熊给军营里的每一个士兵带去了无尽的欢乐。它会肆无忌惮的游走于士兵之间,跟他们尽情的嬉戏玩耍。大家顾不上搭理它的时候,它会像个孩子一样哭闹,当做错事受罚时,它又会装出无辜的可怜相。

经过士兵们的悉心照顾,小熊仔转眼间便长成了,身高1.8米、体重226斤,力大无穷的大棕熊。在随后的岁月里,士兵们除了跟它继续嬉戏之外,还训练它协助搬用弹药和物资。而熊的表现也没有让他们失望,几十公斤的弹药箱和物资,它在搬运过程中毫不费力。

波兰士兵为了不丢下这只,曾经与他们患难与共的“同伴”,向军部发出了申请。在波兰军部批复后,这只棕熊正式成为了,波兰第22运输连的一名列兵并且享受军饷。战友们给它起了一个很高大尚的名字“沃伊泰克”,意思是:微笑面对战争的勇士!

二战结束后,波兰军队被遣散回国,而退伍的沃伊泰克则被留在英国,在爱丁堡动物园安度余生。战后很多人慕名前来看望这只曾经的“二战英雄”,它的战友们也不时的从波兰赶来,对它进行探望,跟它重温当年的“革命友谊”。

揭秘二战传奇“熊大兵”:喜欢香烟和啤酒

  据媒体上周六报道,苏格兰社会活动人士日前呼吁为一只“熊大兵”修建纪念碑,这只熊于二战期间加入波兰前线军队,后来在爱丁堡去世。

  这只名叫“沃耶泰克”的棕熊重113公斤,高1米8,它于1943年在伊朗被波兰部队发现并收养。

  波军士兵给它喝啤酒、教它抽烟,训练它运送追击炮弹。后来为了能让它随部队同行,军队索性将其“征召”入伍。

  二战快结束时,波军到苏格兰南部驻扎,沃耶泰克也随部队来到了这里,之后因军队被遣散,它被送往爱丁堡动物园,直到1963年去世。

  苏格兰南部的一名教师盖里•鲍林目前正在撰写一本讲述“沃耶泰克”事迹的书,苏格兰当地也兴起了呼吁修建沃耶泰克纪念雕像的运动。

  运动参与者艾琳•奥尔说,她小时候听身为苏格兰军人的祖父说过这只熊的故事。

  她在接受《苏格兰人》报的采访时说:“沃耶泰克的故事让人惊叹,如果我们在苏格兰能有个纪念物来纪念他,那就太好了。”

  仍居住在苏格兰的波兰老兵奥古斯汀•卡洛勒维斯基说:“他就像一只大狗——大家都不怕他。”